如今她却接二连三的闯出祸事现如今又伤了自己

沈炎萧安静的站在火堆前,看着沈嘉怡被火焰吞噬的凄惨模样,她很清楚这样的火焰根本不足以烧死修炼魔力的沈嘉怡,只会让她受到一些皮外伤,所以她根本不用担心沈嘉怡是否会死,她只需要站在原地,静静的欣赏着那张被疼痛扭曲了的脸。
 
    守在房门外的沈嘉伟在听到房间里的惨叫时,觉得有些不对劲,随着那熟悉的声音发出越来越凄厉的惨叫之后,他才惊觉有问题,碰的一声撞开房门。
 
    在房门打开的一瞬间,沈嘉怡在火焰之中挣扎的画面引入眼帘,而更让沈嘉伟震惊的,确实那个站在火焰旁,面带微笑的沈炎萧。
 
    “嘉伟!救我!”沈嘉怡被烧残的木桌卡住,根本无法脱身,火焰无情的灼烧着她的身躯,恐惧蔓延,她只能求救于弟弟。
 
    沈嘉伟这才慌忙回过神来,顾不得琢磨沈炎萧脸上那陌生至极的邪恶笑意,急匆匆的跑出门外,找人救场去了。
 
    不多会儿,沈岳便带着一群人赶到了沈炎萧的房里,几桶清水下去,火势终于褪去。
 
    而被火焰折磨了许久的沈嘉怡早已经因为惊吓和体力不支晕厥了过去。
 
    问询而来的还有沈峰和沈斯羽,他们稍晚一刻前来,看着房间里的狼藉,脸色都很不好看。
 
    沈峰皱眉站在门前,看着抱着沈嘉怡一脸愤怒的沈岳,还没来得及开口,身边的沈斯羽,已经先一步来到了沈炎萧的身边,将她拉到一旁,上下检查着她的身上是否有伤。
 
    “沈炎萧,你做的好事!”沈岳心疼的看着怀中的女儿,若不是因为沈峰在场,他只怕早就扑过去把沈炎萧撕成碎片了。
 
    沈斯羽将沈炎萧护在身后,看向沈岳道:“二伯父何出此言?此事与萧萧何干。”
 
    “怎会与她无关?嘉怡在她房里受伤,很明显是这个孽种心怀不轨,想要加害嘉怡!”不管沈峰如何认为,但是沈岳从一开始就不相信沈炎萧这样的废物,是他们朱雀世家的血脉。
 
    这样的废物养在朱雀世家就是一个耻辱,如今她却接二连三的闯出祸事,现如今又伤了自己的女儿,他岂能容她。
 
    沈斯羽素来温和的眸子微微眯起,眼中闪过一抹危险。
 
    “都给我住口!”沈峰低喝一声,瞪了一眼口不择言的沈岳。
 
    “我再说一遍,她是沈玉的孩子,要是有任何人再敢胡乱非议,那就给我滚!”
 
    沈岳只能咬了咬牙,压下心中的愤怒道:“爹!嘉怡可是您的亲孙女,如今居然被这个废物所伤,难道你就不管吗!”
 
    感情,沈嘉怡是沈峰的孙女,她就不是了?沈炎萧站在沈斯羽身后,心中冷笑。
 
    这小子到底什么实力,居然能够散发出这样强大的气势!
 
    五阶魔法被一个完全不会魔法斗气的白痴给打伤?这要是传出去,绝对可以录入龙轩帝国百年第一大笑话了。
 
    不要说沈峰不信,就连沈岳自己只怕都不能接受这么一个事实,若当真是这样的话,那岂不是说他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女儿,还不如一个白痴废物强大?
 
    沈岳的脸色白了、青了、紫了。
 
    “嘉伟,到底是怎么回事,你说。”沈峰皱着眉头,事情发生在沈炎萧的房间里,照常理而言,沈嘉怡和沈嘉伟出现在这里,倒霉的一定是沈炎萧,可是今个却像是换了个位,沈嘉怡昏迷不醒,沈嘉伟也是一脸菜色。
 

你会喜欢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